• 1
  • 我们的话题是融资体系改革
    2020-07-09 20:17
    来源:未知
    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最后是地方和中央,我觉得3到5年之后,我们可以看到融资平台真正坏账率是多少的时候,我觉得大多数应该是在没有国开行参加的贷款,希望是如此吧。国开行很重要的一个作用,它是中央的,它会有一个全面的考虑。而且它会走一个风险管理的做法,会考虑我在上海做地铁,我在重庆做另外一个东西,可以做一个差异化,两边的风险可以对冲,而且他有很多的经验,可以控制很差的项目。

    我没有办法说,我没有查过这些贷款的质量,我们外资银行不参与。坏账率不是看项目的质量,是看地方政府财政是否健康。不知道3到5年之后地方政府的税收会怎样、土地情况会怎样。我估计是30%以下吧。如果地方可以发一部分债,就可以把一部分的钱还给银行。

    我看到的项目,最近3、5年开工的项目,都是好的项目,都会对经济发展带来很大作用,这个很好。你到巴西,到印度去看他们的经济,很明显可以看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就是他们没有办法做中国那么好的基建——高速公路、地铁。问题不是这些项目是不是好项目,问题是你怎么去融资来做这些项目。

    6月28日消息,陆家嘴论坛于6月28-30日在上海举行。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在“浦江夜话四:地方政府融资体系改革”的专题论坛上表示,地方融资平台的发展必须解决透明度的问题,而这需要从两个方面进行:一方面,是必须明确到底是预算内还是预算外监管;其次,则是必须有一个体制来增加中央政府的监督权力。

    前面几位嘉宾都说了,我没有不同意的意见,我很同意刚才所讲的“透明度”,“透明度”很重要。我们的话题是融资体系改革,这个话题本身很复杂。地方政府的财政体系和很多其他负债的问题有紧密的联系,比如说土地改革,这个是很重要的,也有很多问题。然后和地方政府、中央政府,我们都希望中国的gdp涨得快一些,也有一些政治方面的,比如我们要提高地方财政的透明度,是不是要请地方人大来做?

    我们可以走证券化的道路,把所有的项目放到政府预算外,请这个公司发债,这个公司可以公布他的预算、公布他项目未来收入的判断,市场可以判断这个项目是否真的会达到公司预期。市场可以做出判断,融资平台发债的时候会公布他们到目前为止的资产负债表,但很少会做出这个项目未来年到五年的预期收入,证券化是一个好的路。

    价格,如果我们要建地铁,中国地铁很便宜,只要1、2元的人民币,你真的要投资这样的项目吗?很多项目未来收入可能达不到投资成本的水平,所以我们要考虑价格改革,高速公路、地铁的价格要提高,不然不可能走证券化道路。政府预算外是一个选择,还有一个选择是放在政府的预算内,这也可以提高透明度,我们希望将来政府可以公布他们的预算,中央政府慢慢公布他们的预算,我们希望地方政府也可以走这条路。

    你对融资的手段和模式不清楚的话,你不知道这些项目,是好资产,最后的价格是多少,你没有办法评价它的水平好不好。价格很高,可能项目水平不像你以前想的那么好。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体制,这个体制能够告诉我们这个项目我们知道有经济作用,但它的价格是多少?所以要提高透明度。

    刚才嘉宾说了透明度最重要,也提了证券化来解决这个问题。这是一条路吧,但退一步看看这个问题,我觉得只有一个办法解决透明度的问题。首先要解决这些项目是在政府的预算内?还是不在政府的预算内?

    第二个问题是地方和中央,是不是应该有一个体制来增加中央监督的权力?像国开行现在在很多地方办贷款,北京有很多专家有经验,对风险管得比较好。没有国开行,每个地方银行来做这些,可能风险管控差一些。

    如果是这样,地方政府提高自己的预算透明度也好,可能也要请一个人大或者另外一个机构监督他,看看他花钱的水平怎么样。解决透明度有两条,一个是政府预算内,一个是政府预算外。

    最可能出现的坏账是在地方政府和地方银行,自己办一个,没有中央的、没有全面的机构来监督他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如果我们要继续做融资平台,那是不是要考虑每一个融资平台、每一个地方政府做项目的时候,应该有一个中央机构来参加,至少是来检查、监督他。如果中央可以提高他的作用,估计可以慢慢减少这块的风险。

    在国外有一部分人说地方政府债是很大的问题,中国可能要变成希腊那样的,我觉得这是少部分人这样认为吧。没有很多人反对中国要城市化,没有很多人说上海或者是西安办一个地铁,是一个不好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一个国家要发展,肯定需要这些基建项目,需要地铁、需要高速公路。

    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ingliakfhf.cn吉林省龙井市伺粘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lingliakfhf.cn版权所有